章子怡说,有生之年我一定要和惠英红拍一部电影

:1 of 3

章子怡说,有生之年我一定要和惠英红拍一部电影

千河、林檎
玩儿电影

偶尔严肃,玩心不止

点击上方【玩儿电影】关注有惊喜!


惠英红7岁时遇到过一位身穿深蓝色中山装的男人。


那个男人对惠英红的妈妈说,以后有华人的地方,就会有人认识你的女儿。



图片来自《T》杂志


那时,刚逃难到香港没几年的惠英红,正在妈妈的带领下于香港湾仔骆克道以卖口香糖为生。


她睡大街,没学上,过得很辛苦。


凭着一张还算清纯可爱的脸,她时常被前来照顾她家生意的美国大兵怜惜。


他们买汽水薯条汉堡包,像疼爱猫咪一样欢喜着小惠英红。



图片来自《T》杂志


1960-70年代 的香港环境很差,即便是乞讨,也有人会强制收取保护费。


惠英红的父母不敢轻易招惹地头蛇,每次都尽可能好吃好喝地招待着。


唯独惠英红童言无忌,有次竟说要泡毒茶水给他们喝。这话被当事人听到后又恶狠狠地回凶他们,“小心你的女儿以后被毒死。”


这就是惠英红人生的起点,说是一地败絮,当真一点也不为过。


惠英红曾在节目中讲述童年往事


如果说普通人的终点是富人孩子的起跑线,那么惠英红的起跑线,比普通孩子的还要低很多很多。


她这样一个背负着“逃难者“身份的童年,放在谁的人生履历里都会变得格外灰色,更有甚者还会影响孩子的一生。


但惠英红却像愈战愈勇的战士。她的一生,仿佛注定了要与这样的命运做抗争。


年少时的她是乐天派,年纪大了之后她是豁达派,贫穷与苦难对于她而言,都是人生的一种状态,想开了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因此她常在节目或电影中开玩笑说,(那样的童年)也不是没有收获,小时候虽然苦,但也学会了察言观色。


不沉浸于苦难,而是学会在苦难中汲取养分。


虽然这样说略显俗气,但她真的不是阅读量10万+里的“我有一个朋友...”,她就是惠英红,你看得见的。



图片来自《T》杂志


12岁时为了养家,惠英红开始一边上学一边去夜总会当舞女。


绝大多数人眼里的舞女,都是身着华服,浓妆艳抹地站在灯光下展现或优雅或性感的舞姿的。


再不济,也是许多电影里演得那样,每天都有风花雪月,等着与男客拉拉扯扯,一副浪漫又风情的样子。


《月亮星星太阳》

钟楚红、张曼玉、郑裕玲出演的舞女


惠英红却不是,她与那些妆容精致、服饰华丽的舞女不同。


她的舞女...准确来说,她是舞狮。


对传统文化比较看重的香港人在那时的口味也特别奇怪,每每酒过三巡,看厌了莺歌燕舞后,最爱看得是舞狮。


惠英红就这样和姐妹们顶着好几公斤重的狮头,翻江倒海地跳一个晚上,挣点儿小钱。


很多时候,跳完的第二天,她都脚疼得连走路都困难。



《黄飞鸿之三:狮王争霸》中的舞狮


不仅如此,她在休息时还要去码头帮妈妈继续卖口香糖。


当然,这个阶段也不完全都是苦情桥段,苦中还是有一点儿甜的。


“当年我在码头帮卖口香糖的时候,有个混血水兵,漂亮极了,才十八九岁,天天买我的口香糖。


去越南打仗的前一晚,他问我‘ I love you ’中文怎讲。


我教他,他就对我说:‘我——爱——你。


如果有天他回来,我一定要他再讲一次。”


这样一句无心的“我爱你”,被浪漫的惠英红惦记了大半辈子,她总说这是她的初恋,是那个混血水兵轻飘飘的一句话支撑到她到40岁。


正是因为少女期有过这样短暂而梦幻的时刻,所以惠英红谈起爱情总是正经又认真。



图片来自《T》杂志


在惠英红公开承认的恋情中,占据比重最大的就是黄子扬。


黄子扬是惠英红签约邵氏后认识的一位青年演员,两人相差7岁,是姐弟恋。


《逃学威龙》中的黄子杨


这段恋情开始时,惠英红谈不上年轻,但在圈内,已经小有名气。


惠英红14岁时参加试镜被张彻看中,满洲正黄旗后裔的惠英红出演了《射雕英雄传》里的穆念慈一角。


随后,她成了张彻的干女儿,开始在这位功夫电影大师的指导下,走上功夫女星的道路。


当上演员之后,惠英红还对妈妈说,演戏一天50块,舞女一天200块,可我还是想演戏。



《射雕英雄传》中的穆念慈


和家境本就殷实的黄子扬不同,惠英红是靠自己的努力打江山的典型。


两人从一开始,就有阶级和理念上的不同。


虽然那时的惠英红也时常介绍工作给黄子扬,但一度是香港电影“反派专业户”的黄子扬还是不堪流言重负,最终选择了分手。


这段感情不算热烈,但当时的社会却普遍认为她是在“老牛吃嫩草”。


此后,惠英红开始对姐弟恋心存芥蒂。



年轻时的惠英红


当然,压力是一方面,她不在乎也是一方面。


惠英红早期的演艺事业除了张彻的扶持之外,也颇受刘家良的关照。


1970-80年代功夫电影兴盛之时,惠英红在和刘家良的合作中得利颇多。


比如1981年,刘家良执导的《长辈》就把惠英红送上了第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宝座。


与此同时,惠英红和程小东的绯闻也不胫而走,但她始终否认自己和程刘两位导演的绯闻。



《长辈》中的惠英红


人生总要有足够的沉淀才能显示出它本身的重量。


爱情,显然只是惠英红漫长人生的一点流云幻光。


而要谈起惠英红与电影,短短几句,难以概括她的成绩。


她是史上第一位金像奖影后,也是新晋的金马奖影后。



凭借《血观音》获得金马奖影后时的惠英红


除此之外,她还在第29届和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先后凭借《心魔》《幸运是我》两部完全不同类型的电影,两获影后。


凭借麦浚龙执导的电影《僵尸》,她还在2014年的第3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抱回了一座最佳女配角的奖杯。


《心魔》在当年的台湾电影金马奖拿下的是最佳女配角奖,一个角色最佳女主和女配都拿了。



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的捧得影后奖杯的惠英红


《心魔》对于惠英红来说,是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


香港功夫电影没落之后,就算是拿下了首届金像奖的影后奖杯,惠英红也还是无可避免的迎来了事业危机。


在戏路不对的大环境之下,她只能转而出演电视剧,在《戏说乾隆2》等剧集中出演配角。


这样熬了好几年之后,她在1999年被确诊患上了抑郁症,还曾自杀差点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等到病情得到好转之后,她在亲人朋友的帮助下于2005年开始以新人姿态回归娱乐圈,并在签约TVB期间出演了一系列的热播剧。


出演电视剧之余,她也开始接一些小成本的小制作,《心魔》就是这段期间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作品。


所以当年的颁奖礼上,她泪洒舞台,各种心酸都能体会得到——这是死而复生后的劲儿撑着她走到了这一步啊。



红姐不哭,么么!


从小过惯了苦日子的惠英红,不是一个轻易爱哭或崩溃的人。


她是打女出身,受伤是常有的事, 当时功夫电影对武行的保护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大部分能够闯出来的都是靠命拼回来的。


成龙、李连杰、杨紫琼都是,惠英红也是,没有例外。



《武侠》中的惠英红


因为小时候吃苦太多,她还有盲肠炎的旧疾,曾有一次复发太严重,也差点让她丢了性命。


但比起自己的的身体而言,对惠英红打击最大的分别是哥哥和母亲的去世。


2012年,曾也是功夫演员的惠天赐被低沉的事业所打击,加上身体疾病等原因,在北京的住所突然意外去世。


惠英红为此伤心不已,在这之后的很多年里,她都拒绝了任何有关她和哥哥相关问题的采访。


不是她不想谈,而是她不愿意再经历这样的的悲伤。(痛苦的时候,光是想起就难过了



年轻时的惠英红和四哥惠天赐


为惠英红赢得第三座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后奖杯的《幸运是我》,是一部带有个人传记色彩,以及她向自己母亲致敬的电影。


惠英红的母亲晚年患有老年痴呆症,和电影她扮演的角色一样。她曾透露过,在进行角色塑造时会反复揣摩母亲当年的心情和心态。


这是她和自己,和自己母亲和解的特殊方式,她搞不懂病中母亲的想法,所以才会在表演时拼尽全力去展现,去试图理解。


“后来看她越来越懒,越来越脏,我都不想跟她说话,不想理她。到最后才知道,那时她已经病重。”



《幸运是我》中惠英红


正是因为有了母亲的隐忍与付出,所以惠英红对她深怀愧疚;


也是因为有了这份愧疚,所以惠英红才能从低谷中爬出来——


走到被章子怡狂夸,此生一定要和她共演一部作品的今天;


走到被粉丝们热爱到想给她各种“中国版于佩尔”、“中国版蒂尔达·斯文顿”、“中国版凯特·布兰切特”头衔的今天。


截图自综艺节目《我就是演员》


这几周也是惠英红收获周。


她的新片《翠丝》让她获得了本届台湾电影金马奖的最佳女配角提名(本届金马奖香港电影提名较少,她也是最有力的奖项获得者)。


在东京电影节的首映,也让很多人记住她所出演的这个和LGBTQ群体紧密联系的妻子形象。



《翠丝》中的惠英红


她在以特邀嘉宾参加的综艺节目《我就是演员》中,虽然一直眯眯眼微笑着,但只要是她的点评,就一定会直中要害。


简单有力,仿佛回到了侠女时刻的她。


点评林鹏时,她没有客套,直接说自己曾是十年里最红的武打女星,但这并不是戏路受限的理由。


如果觉得自己受限了,只是因为你还没有拥有能够演出其他角色的专业能力,还没有参透角色与角色之间的区别。



分别是《心魔》《血观音》《幸运是我》中的惠英红

眼神可以看出她对角色的不同演绎


点评李晟时,她先问了对方愿不愿听自己的点评,然后指出演员在角色分配问题上的误区——


角色没有大小,只有用心演绎。当配角也要用心当,为主角提供便利,这也是惠英红坚持了多年的职业准则。


所以她和刘欢出演的短片《儿子的歌声》中,你才能看到她出演的母亲形象有多么的鲜活。


但是这个片段被配音了,十分不舒服,惠英红的普通话是有口音,可那不正好是她的特色嘛



短片《儿子的歌声》中的惠英红


上周六,惠英红得到了香港政府颁发的铜紫荆星章。



授章仪式上的惠英红


铜紫荆星章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授予长期服务社会并有杰出表现的人士的荣誉


该项荣誉自1998年起开始颁授,每年也都会向演艺界及体育界的杰出代表授勋。


2018年共有40人获得该项荣誉,惠英红和罗家英都获得了。


惠英红已经入行40多年了,她为中国的电影事业做出了长期的贡献。这个奖和她获得的其它奖项都一样,绝对实至名归。


红姐棒棒哒!


人生的姿态有千百种,属于惠英红的,一定不是最曲折离奇的。


童年时,她是天性乐观、敢于反抗的尘世女孩;长大后,她是为爱付出的、阅尽千帆的侠客。


因为打女身份,总让人不自觉给惠英红扣上女强人的帽子,但其实在这份强大背后,她和所有的普通女人一样,都有难以言喻的温柔。


我们常说中生代及以上年纪的女星,演艺之路不好走,没有合适的剧本,没有合适的角色,是大环境对她们太苛刻了。


惠英红又何尝不是呢?


但需要知道的是,她的四座影后奖杯中,三座都是在50岁以后拿到的。




如今的惠英红提供的不仅仅是女性之美,还有无限的可能,以及打不倒的专业能力。


对于现在的她而言,角色和剧本都不是束缚她的理由。


她的专业能力为她赢得也不仅仅是奖杯,还有更多的优秀的剧本和角色。


以及更多的可能。



新片《怪物先生》中造型,很给力了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但她又是一个简单的人。


因为她会为了自己想要的去努力。


这样的红姐,我不可能不爱。



很爱很爱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由“玩儿电影”原创,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微信界面又改版了,

为了避免大家错过我们的推送,

已经把微信更新为最新版的朋友,

可以考虑把我们公众号设置星标哦。


先点击公众号头像和名称进入主页。

然后按照如下操作就可以了。

没有星标选项,

点击【置顶公众号】的选项,

效果是一样的哟。






如果喜欢,点个赞呗!

↓↓↓
相关文章